阿拉伯语语感·语法·翻译

阿拉伯语翻译    发布时间:2018/8/30 17:17:49

过去在翻译工作中,多次遇见同事间或同事与外籍专家间,为了某个词语的翻译发生分歧,甚至争得脸红脖子粗。时间久了,大都忘记了,但有些却至今还清楚记得。

一次是在《北京周报》阿文版试刊期间,一个中国翻译与外籍阿拉伯语专家为了一句译文发生了争执。

那句话的原文是:“他们扛起红旗走上街头。”

中国翻译将其译成了:

- خرجوا الى الشوارع حاملي الرايات الحمراء.

阿语专家将其修改为:

- خرجوا الى الشوارع حاملين الرايات الحمراء.

中国翻译不服,说“حاملي الرايات الحمراء”是正偏组合,必须去掉原来的“نون”,外国专家没解释为什么修改,但坚持必须加上“نون”。

当然专家是对的,“حاملين”在这里是状语,应该是泛指,后面的“الرايات الحمراء.”是宾语,不是前者的偏次。

还有一次是杂志改名时产生的分歧。原来杂志称《中国建设》,后来觉得容易被当成技术性杂志,就改成了《今日中国》,阿文译为《الصين اليوم》。但开始时,很多人觉得译文“不合语法”,应该译成《الصين المعاصرة》。为此,还请教了新华社和广播电台的外籍专家。记得当时阿文专家叶尔孤卜(يعقوب)先生见到中文和英文译名时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当然要译成《الصين اليوم》,

《الصين المعاصرة》不但不符原意,而且读起来拗口。”

这两次争论所以给我留下较深印象,至今不忘,是因为我由此不仅看到中国翻译和外籍阿拉伯语专家在阿语水平上的巨大差距,而且看到两者在处理阿文译文时表现出来的明显不同:中国人往往从语法角度分析词语,却难免错误,甚至错了还不知道是错,还要坚持。外籍阿拉伯语专家仅凭语感就能一眼看出译文中的错误。

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再次加深了我的上述印象。一个应聘阿语教师的青年,在试讲中正确地讲解了阿语原因目的宾语(مفغول له)的语法规则,但当让他评定一个很平常的阿语译文句子是否正确时,他却做出了错误的回答。那个句子想要表达的是“他到埃及去学阿语”,问他能否译成“سافر الى مصر دراسةًًًً اللغة العربية ” (第四个阿文字读开口鼻音)时,他说“行!”他学了语法,可能以为任何阿语词根都可以做原因目的宾语。

我们当然不能要求一般中国翻译都能具有阿拉伯专家那样的阿语语感。阿拉伯人从小就生活在阿语环境中,他们很自然地就形成了阿语语感,他们即使没学语法也能说出正确的话语。中国翻译不仅缺乏那样的语言环境,而且学阿语时还会受到先入为主的汉语语感的干扰。但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的这个弱项:缺乏阿语语感。而这只能在大量阅读阿语原文和语言实践中去克服。为培养学生的阿语语感,我们的教材应该尽量选用阿语原文,并且尽量保持原文的阿拉伯语特色,不要把阿语原文改造得让中国学生易懂的样子。

我们当然也不能轻视阿语语法的学习。阿语与汉语差别很大,必须了解其词形变化和组词造句的基本规则。很难想象,一个不懂阿语语法的中国人能精通阿语。但语法学习必须与语言实践紧密结合,要大量阅读阿语原著,在大量阅读中去体验和掌握阿语。语法可帮助我们更好、更快地掌握阿语,但绝不能代替语言实践,语言首先是实践,主要是实践。我们的语法教材,应该结合中国人学阿语的实际情况,结合学习中遇到的实际问题。比如,讲单词做状语,就要说明一般应为泛指,讲词根做原因目的宾语,就应说明不是所有词根,而只是所谓“المصدر القلبي”(表内心意愿的)才能做这种宾语。讲名词的完整复数,就要说明是什么样的词才可以变这种复数。有的常见的语法现象可以讲得详细些,有的不常用的如“动名词”等则可以从简。语法教材还应配有大量练习,仅仅讲清道理是不够的,学生往往听着明白,但不能应用,甚至很快就忘记了。

偏重语法分析,缺乏阿语语感最突出的表现是译文中常见的“翻译腔”。比如:

1.政府正在努力改革和完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

(1) تسعى الحكومة لاصلاح وإكمال أسلوب القيادةواسلوب ممارسة السلطة لها.

(2) تسعى الحكومة لإصلاح أسلوبها في القيادةوالحكم وإجادته.

2. 我们夫妻二人,为了孩子拼命挣钱。

(1) نحن الاثنين الزوج والزوجة نستميت لكسبالأموال لأولادنا.

(2) نحن أنا وزوجتي نلهث لجمع الأموال من أجلأولادنا.

3.这期杂志没什么可读的。

(1) ليس في هذا العدد من المجلة شيء جدير بقراءته.

(2) هذا العدد من المجلة لا يُقْرَأ)用被动式动词(.

4.我们应该培养青少年认真工作的精神。

(1) علينا ان نربي روح الجد للعمل للشباب والأطفال.

(2) علينا ان نغرس في نفوس الأطفال والشبابروح الجد والاتقان.

5.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和48个非洲国家的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代表团团长,于2006年11月4日至5日在北京举行中非合作论坛峰会。

(1) نحن، رؤساء الدول والحكومات والوفود منجمهورية الصين الشعبية و48 دولة إفريقية، عقدنا مؤتمر القمة لمنتدى التعاون الصينيالإفريقي في بكين خلال يومي 4 و5 نوفمبر عام 2006.

(2) نحن رؤساء الدول والحكومات والوفود من جمهوريةالصين الشعبية و‏48‏ دولة افريقية‏..‏ اجتمعنا في بكين يومي‏4‏ و‏5‏ نوفمبر‏2006‏ فيقمة منتدي التعاون الصيني ــ الافريقي.

上述例句中译文(1)虽然符合阿语语法,但不同程度地带有翻译腔,还是(2)较好。
 
——选自:广州翻译公司

广州翻译公司目前是国内最大的翻译机构之一,公司秉承“诚信 专业”的服务理念,为国内外客户提供一流服务。了解更多信息:请直接发邮件:abc@lewene.com或致电:400-895-6679咨询。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联合乐文翻译公司 广州翻译公司 京ICP备17046879号-1